营口在线-营口家园网

民办还是国际 还原教育如何触痛中产家长之痛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12-07
摘要:相比于高考和中考,小升初竞争的激烈程度大概只有身处其中的家长才能真切感受。在上海,小升初有5条路,从纯公立学校到国际学校,不同观念的家庭可以有不同选择、不同出路,但同时也有不同的切肤之痛。 老魏刚刚年过四旬,鬓角已经有些花白。在夜里九点的上

  相比于高考和中考,小升初竞争的激烈程度大概只有身处其中的家长才能真切感受。在上海,小升初有5条路,从纯公立学校到国际学校,不同观念的家庭可以有不同选择、不同出路,但同时也有不同的“切肤之痛”。

  老魏刚刚年过四旬,鬓角已经有些花白。在夜里九点的上海莘庄外围郊区,我们坐在寂静的星巴克交流着孩子小升初的话题。

  “一直在国内和国际两条路之间摇摆,也走了些弯路。”他言语中带着些许遗憾,但更多的是困惑。

  对孩子教育,老魏不能算后知后觉。六年前,他以两万块一平米的价格,买入了莘庄的学区房,让孩子顺利就读闵行区一所重点公立小学。

  前四年的小学生涯,风平浪静。孩子成绩中上,也学过学而思等数学培训班,但没有参加多少比赛。

  随着小升初的临近,当年复旦计算机专业出身、身为外企白领近20年的老魏望着小升初乃至以后体制内教育的艰辛道路,盘算着让孩子转换到双语或者国际教育的路径上。

  由于公立小学英语培养的欠缺,孩子在外教面试时吃了些亏,试了几家学校都不成功。直到四年级末暑假前,一家新成立的双语学校终于录取了孩子。

  一家人都有些激动。很快交了两万元的留位费和第一学期的学费。孩子也开始和老师同学们告别,大家都给他写了贺卡。

  老魏还到新学校争取了班车线路,离自己家门口不远设了一站,尽管单程要花费一个半小时。“但其实没几个私立学校到我们小区附近有班车的。”

  “最近刚换了工作,身体也有些小状况。总体来说,外企是在走下坡路。我们在想,要不要因为孩子的学习让自己家庭背上未来明显可见的几百万元的负担?”

  这家私立小学的学费不便宜,小学要15万一年,中学还要继续加码,到高中会超过20万一年。接下来,还有大学出国留学的费用。

  尽管老魏认为自己确实属于中产,有两套房子,一部汽车,和妻子都是多年的外企白领,寒暑假经常全家出国旅游,还曾经送孩子独立到英国参加过夏令营。

  “更重要的是,我们想到与其就这么直接对孩子投入,倒不如让他明白世界有些事情是需要自己去争取的。比如说,他以后能不能自己去申请大学,争取一些奖学金等等。”

  决心已下,剧情逆转。但要让心已飞走的孩子能够接受,还是花了一二十天的功夫。孩子的困扰在于已经和老师同学告别,比较不好意思。老魏和他说,因为学籍还没有转,老师和学校都欢迎他回来。最终,孩子接受了。

  现在,老魏又回到了公立道路上的焦虑。五年级已经开学,孩子手头没有任何获奖证书。连原先报名了的上宝中学“小五班”也因为转学的事耽搁了,再回去人家已经不收了。

  接下来,只能努力争取僧多粥少的推优名额,或者直接投入到命运茫茫的小升初混战了。

  当年从福建考到全省唯二的复旦计算机专业名额的老魏没有想到,自己的小学阶段也没怎么好好学,结果却还不差。今天的教育怎么从小学就已经要“武装到牙齿”了呢?

  关于小升初混战,一直是众多年轻父母一头雾水的神秘战役。相比于传统谈得比较多的高考、中考,小升初因其并不整齐划一也不完全透明公开的录取方式,天然具有隐匿性。

  而矛盾的关键在于,小升初承上启下,前端直接影响到幼升小时家长的思考和选择,后端又直接影响到中考升学和出国路径。

  在整个教育道路选择的决定不断前移的今天,小升初已经成为12年基础教育的“七寸”。

  之前刷屏的杭州学而思文章传递了一个被广为渲染的信息——如果没有拿得出手的奥数奖项,几乎就没有升入初中名校的敲门砖。

  这篇文章加剧了家长恐慌感,也成为中国教育的扭曲例证:虽然大家都知道读奥数苦,但家长都在争先恐后地秒杀报名。这是一个死循环。

  杭州的一位朋友和我证实了家长的恐慌现象。她的孩子在一年级的时候,因为成绩好,被班主任老师建议去读奥数,告知他们这样对孩子升学有好处。

  经过秒杀报名之后,一开始孩子感觉学习挺新鲜的,对学校里的数学成绩也有提高。但到了二年级,就慢慢失去兴趣。这个时候,全家决定移民澳洲。在移民之前,班级群里的很多家长都偷偷加这位妈妈的微信,私下求转让学而思名额。

  我很好奇这种“奥数第一”的心理是从何而来,但是打心眼里不愿相信,在教育者自身水平不断提高的今天,他们仍然决意采用一个脱胎于30多年前苏联东欧竞赛模式的数学体系来“一刀切”衡量今天的孩子。

  所以我通过“中国三明治”和“故事星球教育智库”发起了一项“中产育儿调查”。从应征者的故事入手,试图还原小升初乃至中国基础教育方方面面的原貌,并做进一步的深入研究。

  我先从上海的情况谈起。上海在中国教育版图的独特之处在于,她有过去20年发展起来的强大的民办学校系统,而不像北京那样只有强大的公立教育和发展中的国际学校。

  而且,上海的国际教育在过去几年如雨后春笋般勃发,以至于传闻主管部门要降温和刹车。这为上海的家长提供了更多道路,但也更令他们目眩神迷。

  上海多线并进的教育资源,使上海的孩子早早分出数条路径光谱。从我的研究来看,最少有以下五条:

  最西:以国际学校孩子为主,头脑比较西化,喜欢说英文多过中文。确定在海外接受高等教育,甚至初中就会出国。家庭多有国际背景或外籍身份,生活在比较国际化的圈子中。

  偏西:基本上还是属于中国家庭,即父母双方都是中国人且在中国完成基础教育甚至大学本科教育。比较确定走国际道路,但能接受一些中式教育方法,家庭里的沟通也以东方式为主,但明确接受和喜欢西方式的教育精神。对公立教育有先入为主的不信任感。

  中间:属于摇摆不定。父母多为传统教育出身,但有一定的出国经历。但基本上对中式教育还有感情,因为自己也是出身于此。 对西方教育感兴趣和部分认同,但还未达到非走不可的程度。对过于刻板的中式教育有排斥心理,会心疼孩子。前文所说的老魏就是这种类型。对于很多传统大陆名校出身的白领,这种类型为数不少。

责任编辑:admin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