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在线-营口家园网

台北茉莉二手书店:台区首大天道酬勤(下)韦力撰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12-07
摘要:关于二手书的经营,我的确停留在固有的思维模式下,因为大陆有不少的书店专门经营出版社的下架书。其实这些书跟新书无异,根本称不上二手,而茉莉却强调绝不经营此类书。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此后我读到了《东方早报》上发表的郑依菁所写《全世界的小书

  关于二手书的经营,我的确停留在固有的思维模式下,因为大陆有不少的书店专门经营出版社的下架书。其实这些书跟新书无异,根本称不上二手,而茉莉却强调绝不经营此类书。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此后我读到了《东方早报》上发表的郑依菁所写《全世界的小书店都面临困难——傅月庵李长声谈“文学阅读与独立书店的命运”》一文,该文的内容乃是傅月庵与旅日作家李长声在思南公馆举办的一场对谈。当时傅月庵的身份是茉莉二手书店的执行总监,他们的这场对谈当然会涉及到茉莉的经营理念。傅月庵在这里明确地谈到了本店绝不出售新书,对于这样的理念,郑依菁在文中将其提高到了“操守”的程度:“作为茉莉二手书店的经营者,傅月庵对独立二手书店也有一套自己的节操守则,其中最重要的便是二手书店决不能接受和出售新书。”

  当然郑依菁的所言乃是本自傅月庵的谈话:“如果是读者转卖的新书,我们可以接受,如果是出版社从仓库直接出来的新书,决不能接受。更不能看到哈利·波特好卖就偷偷去进新书,而应该等到半年后看完书的人卖出来才可以。”

  看来二手书店也并非绝不经营新书,本店接受新书的条件乃是必须从读者手中收来者,而不能出自出版社的仓库,更不应当去进时令畅销书。为什么会要有这样的操守呢?按照傅月庵的话则是:“这是基本的伦理,这样独立二手书店才有尊严。”

  在茉莉二手书店内还有一个区域,这个区域铺装的木地板擦得锃亮,这里的读者则全部自觉地脱鞋入内。我在其他地方的新书店都没看到这样的要求,而一家二手书店能够做到这样,真的令我大感新奇。这里的读者有人临窗遐思,有人席地而坐在那里翻阅,安静程度超过了一些公共图书馆,而这也正是茉莉书店的特色之一。

  (戴案:木地板建置源自于茉莉高雄店,我们希望营造亲子共同阅读区域,因此在茉莉高雄店铺装了约78平方米的柚木地板。我们请了会说故事的妈妈,在每个月一天来茉莉说故事给孩子听,希望达到‘阅读理念’。后来台大店装修也画一个区域为木地板,可是因为台大店人潮太多了,无法请故事妈妈说故事,但也营造出亲子共读区块。)

  我从各种报道中都读到了褒奖之语。2004年7月上旬刊的《出版参考》中刊出了特约记者丘谷雨所写《无心插柳的单纯:记二手书店奇葩——茉莉》,文中首先称:“在台湾,许多人把诚品书店作为书店形象的指标,不仅从装潢陈列,到顾客服务,甚至书种的选定、卖场的气氛、读者的品位他们都以诚品为标榜。诚品书店成为某些地区的地标之一,甚至也引领了部分台湾图书业者的发展方向。在诚品书店迈向第15年之际,被视为荒漠甘泉的二手书店,在城市的发展和出版泛滥的狂潮中逐渐呈现新的生机。”

  为什么会把二手书店的经营场所搞得如此洁净无比呢?丘谷雨在文中又写道:“对于‘茉莉’如何造就二手书店的新经营形态,戴莉珍谦称,当初的动机只是非常单纯的想要给二手书店一个较为宽敞的空间。另一方面,家里的库存书实在是堆不下了,所以才在无心插柳的情况下,选定了台大店的店址。进入台大商圈地段后,由于新的场地坪数较大,一时之间陈列的出版品又很难布满全部的营业空间,所以才有了经营咖啡、花茶等餐饮的复合式经营理念。”

  《出版参考》中的港澳台之窗栏目主持人安琪在《茉莉二手书店:带动旧书店布置新风潮》一文中有同样的印象:“一踏进位于台大学区的茉莉书店,悠扬的古典乐,柔和的光线与温馨优雅的装潢,首先打破了一般人对二手书店的刻板印象。”

  其实本文的题目就已经代表了观点,而这一点也正是戴莉珍引领二手书店风潮的地方。我夸赞她独特的理念,而她谦逊地说,自己仍然在学习与思考之中。接下来,她又带我进入了估价区。戴小姐向我详细讲解了从收购到上架的全部流程,她的坦诚与直率,反而令我担心是不是太多的暴露了本店的商业秘密。戴莉珍却明确地说,她并不介意这一点,我可以将她的所言都直截了当地写出来,因为她认为经营二手书店并不是跟同业竞争,而是跟自己竞争。

  茉莉书店在经营二手书的同时,也会收购到一些线装书以及名家签名本,对于这些书当然要做特别的定价与处理。此前这件事就是由傅月庵来负责,如今傅月庵先生已经离开了茉莉,他与别人合伙办起了一家观念特别的出版社,但他仍然关心着茉莉书店的未来成长,而对于这些珍本书的定价,戴莉珍还会问傅月庵。

  (戴案:早期茉莉收购到的珍品书,由傅月庵写书评然后直接在网络义卖,义卖所得50%捐给慈善机构,这也是茉莉透过二手书平台做公益的方式。目前珍品线装书除了去年在国际书展义卖所得扣除成本将所得捐出,其他线装书收在茉莉总部,至于未来会如何处理,由老天爷安排。)

  我在书店内还看到了咖啡自助机,戴莉珍说这种自助机由客人自动投币即可出咖啡,这里的有些款项也捐给了某个慈善组织。对于在二手书店内开办咖啡厅之事,其实业界也有着不同的看法,而李志铭在其专着中对此有如此评论:“关于‘书籍+茶点’的复合式经营理念,一方面视为台北旧书业者当中的先例,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整个台湾书店业在时代变迁下的主流趋势。赞誉者认为茶香伴随书香的优雅环境更能充当清点‘战利品’的休息场地。贬抑者则以为,旧书店应以书籍特色为主,无须费力在毫不相干的茶点上。此外亦有持平者认为,对于无法遽然接受杂乱的传统旧书店却习于上咖啡厅消费的年轻学子而言,‘茉莉’其实不失为一个让初学者得以体验旧书店‘挖宝’乐趣的入门场所。”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