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在线-营口家园网

小爸爸》中朱佳煜一番台词十分催泪。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11-08
摘要:最近打开电视机,就走入了萌孩的天下。《小爸爸》《璀璨人生》《辣妈正传》,其中的小演员一个比一个萌,一个比一个

  最近打开电视机,就走入了萌孩的天下。《小爸爸》《璀璨人生》《辣妈正传》,其中的小演员一个比一个萌,一个比一个小。尤其是《小爸爸》中朱佳煜饰演的夏天,可爱又催泪,牢牢抓住了一批观众。越来越多的电视剧将孩子作为“戏核”,北京、上海等地已经产生了成熟的童星打造产业链,而小演员边拍戏边学习的境况,也成为片场独特的一景。但有关剧组对未成年演员的使用,相关规范还基本是空白。

  细看现在的儿童电视剧,在剧情上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苦情类,比如《小爸爸》以及湖南卫视播出的《璀璨人生》,《小爸爸》里文章凭空多了一个儿子,对儿子那是又踢又踹,还经常威胁要把他扔了,让不少女观众心疼不已;《璀璨人生》里则是杨雨婷饰演的余玥因为被闺蜜抢走了丈夫,所以设计将两人的女儿掉包,面对仇家的女儿余非(张子枫饰),天天要求女儿洗衣扫地做家务,喝醉了酒就对她大骂。

  另一类则是小大人类,比如说北京卫视播出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吴越饰演的黎妮当了向北北的后妈,为了阻止后妈入门,向北北又哭又闹还耍心机诬赖黎妮欺负她,说话比成人还要精准,手段比前妻还要狠毒。

  在曾经拍摄过《爱情闯进门》的导演韩风看来,《小爸爸》里小孩子“我现在要陪着你”、“我要离家出走”等桥段,过于成人化,“你能相信这是六七岁的孩子说的话吗?”

  若以通过广电总局的审核来考虑,韩风认为儿童戏往往比较容易通过,“有了孩子就显得接地气,而且剧情显得不三俗,比较好过审。”

  据《辣妈正传》的副导演介绍,除了该剧里面的童星都是15天至1岁半大小的,需要自己去医院、幼儿托管所、残疾儿童救助中心等地方找外,别的很多5-12岁的小朋友90%都是通过童星经纪公司去找。在韩风看来,目前北京已经形成了针对儿童演艺相对完备的产业链。记者在某家公司网站上看到,他们宣称提供“台词、无实物表演、语言训练、主持人台风、肢体语言训练”等课程。

  据某剧组副导演小国介绍,这种公司如果较正规,确实会提供影视剧的拍摄和一定量的培训,但往往都是“龙套角色”,而且往往涉及两头拿钱,“一头收家长几千元的培训费,一头收我们的演员费。”而如果公司不正规,则像大多数“野鸡经纪公司”一样,“骗一笔就跑,人都找不到”。

  不过也有专门只做知名童星的经纪公司,据深圳卫视《饭没了秀》的编导介绍,北京最有名气的一家童星经纪,负责将有一定才艺的童星输送到央视、卫视的各大综艺节目中表演类似的节目、说相似的吉祥话,通过综艺节目出名后再进入影视剧,“那些孩子都经过培训,太知道舞台要的是什么,所以失真、成熟、不可爱,我们节目一般都会自己去幼儿园找,要的是童言无忌。”

  据悉,北京正规经纪公司包装出来的童星,收益的三成归经纪公司,孩子越出名拿的越多。

  据韩风介绍,现在横店往往也会有些周边村民或横漂的小孩当儿童群演,一般一天50元到80元,这些是最底层的“童星”。如果能有台词,与成人明星演对手戏,则会升至1000元左右,北京在1500元至2000元间。

  像张子枫、朱佳煜这样的知名童星,有经纪人估计他们一天最少2万,“因为他们戏份没那么重,一般不按集都是按天算。其实一线童星的身价,跟三线明星差不多。”

  这些还只是片酬,如果算上童装、玩具等方面的代言费,童星们的收入也不可小觑。据悉,林妙可最火的时候商业代言费为100万元一年,而其他一线童星的商业代言费也在每年30万至50万元之间。

  现在小演员的戏份越来越吃重,对手戏也越来越多。据曾经拍过《唐山大地震》的张子枫介绍,她在《璀璨人生》中最长的一场戏就是从早上7点拍到晚上9点多,虽然中间有休息,但最累的仍是那个苦情的状态,“当时是演我妈妈进了医院快要病危了,每一场都是哭戏,眼睛都哭肿了,嗓子都哑了,导演就要我演出小余非特别痛苦的状态。”

  韩风告诉记者,教儿童演戏有一个小技巧,就是只许主力导演教戏:“很多时候童星的父母也想教戏,副导演也要说一遍,到了真正拍的时候,童星往往都懵了。”同时,对小演员的台词一定要少,“他们台词功力都很差,台词太多了太好了也假,我们会让他的状态戏多一点。”

  《辣妈正传》导演刘海波却认为,入戏了的小演员比大人还会演:“因为小孩子演戏不靠技巧靠入戏,我们不能强制他们哭,只能诱导他,‘你想想现在你妈妈要死了你难不难过啊’。”

  刘海波也遇到过小演员刹不住车的时候,“那天一个小孩一直在哭,我们都收工了他还在哭。”张子枫的妈妈认为,童星进得快出得也快,“回去哄她一下,她就马上忘了。”据悉,一般导演组都不会再安排专业的心理医生等人员进行疏导。

  随着童星戏份的增加,现在童星耗在片场的时间也越来越多。比如,《小爸爸》里的朱佳煜大概就拍了三个多月。怎么平衡拍戏和学习是个难题。

  张子枫算是目前童星里的一线,据张妈妈介绍,现在她基本上只会挑寒暑假接戏,并且挑在北京、上海等有良好教育资源的大城市拍戏,“在北京我们可以等到拍戏的时候再去,没戏的时候就回学校上课。”如果在上海,他们则会请当地的家教老师跟着,“反正我们不会再去横店拍戏。”

  但很多其他儿童演员就没有这么幸运,据韩风介绍,有时候真遇上在横店等影视基地拍戏时,他们剧组会请上几个家教给童星们一起上课,“孩子肯定得按我们的拍摄计划走,不过一般不出名的小孩戏份也不重。”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