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在线-营口家园网

伊丽莎白泰勒:妈妈我想当演员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12-09
摘要:]随着时间的流逝,泰勒公主慢慢蜕变成一个有着浓密黑发的漂亮女孩。因为有维克多和弗朗西斯的资金支持,泰勒一家过着优越的生活。他们有一名全职司机、三名女仆、一名私人厨师和一名保姆。 《天使不落泪》,[美]达尔文波特,[美]丹福思普林斯 著,出版社:北

  ]随着时间的流逝,泰勒公主慢慢蜕变成一个有着浓密黑发的漂亮女孩。因为有维克多和弗朗西斯的资金支持,泰勒一家过着优越的生活。他们有一名全职司机、三名女仆、一名私人厨师和一名保姆。

  《天使不落泪》,[美]达尔文波特,[美]丹福思普林斯 著,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5年5月

  伊丽莎白泰勒出生于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从事画廊生意,母亲在结婚前是一名演员,外祖母在成为全职家庭主妇之前则是一名歌手兼钢琴家。可以说,伊丽莎白日后能够成为蜚声世界的影后,与家族血脉不无关系。她的母亲萨拉从小就雄心勃勃,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闪耀的大屏幕上的一员,为此,她辍学到了洛杉矶。

  1922年,萨拉在舞台剧《门上的记号》(The Sign on the Door)中扮演了一个小角色。由于表现出色,在接下来的《傻瓜》(The Fool)中,萨拉出演了主角15岁的残疾女孩玛丽。《傻瓜》公演后,批评家骂声连天,观众们却喜欢得不得了,甚至连当红女星艾拉娜兹莫娃(Alla Nazimova)也观看了演出。萨拉很快就和娜兹莫娃成了朋友,她还搬到了娜兹莫娃的住处位于日落大道的“艾拉花园”。然而,娜兹莫娃这个荧屏女王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事实上,她是一名女同性恋者。人们因此怀疑萨拉也在和女性交往。虽然萨拉极力否认,但传闻还是损害了她的名誉。

  不久,萨拉接受百老汇的邀请去了纽约,她与老詹姆斯科克伍德(James Kirkwood, Sr.)合作,重演了《傻瓜》。1924年9月,伦敦阿波罗剧院也上演了这部剧,萨拉依旧是女主角,男主角则换为亨利安利(Henry Ainley)。在伦敦,萨拉和同性恋女演员塔卢拉赫班克黑德(Tallulah Bankhead)交往甚密,这让萨拉再次备受舆论质疑。

  1925年3月,《傻瓜》在伦敦谢幕,萨拉回到了纽约。此时的萨拉,在舞台上已然有了一席之地。然而接下来的一年,她却星途黯淡,虽然出演了《匕首》(The Dagger)、《阿拉伯式花纹》(Arabesque)、《傻瓜的钟声》(Fool’s Bells)、《女声蓝调》(Mama Loves Papa)等作品,但始终没能再上一个台阶。

  年近30的萨拉意识到自己正在一点点老去。1926年8月,她出演了人生中最后一部电影《小小的烈性子》(The Little Spitfire),之后毅然告别了演艺生涯。她已经决定扮演一个新的角色成功男士的妻子。在摩洛哥饭店需找目标时,萨拉偶遇了她在阿肯色州的老朋友弗朗西斯泰勒(Francis Taylor)。看着年轻有为的弗朗西斯,萨拉认为,她最理想、最合适的丈夫已经出现了。

  弗朗西斯出生于1897年12月18日,他来自伊利诺伊州,后来随父母迁居阿肯色州。在姨父霍华德杨的帮助下,弗朗西斯来到纽约,帮助姨夫打理第五大道620号的杨氏画廊。弗朗西斯非常喜欢这份工作,他优雅得体的举止和俊朗的外貌让他备受顾客的欢迎。眼见生意越来越好,霍华德决定扩大画廊。他准备让弗朗西斯全权打理,但条件是弗朗西斯必须尽快成家。

  与萨拉重逢后,弗朗西斯开始和她频频约会,很快,两人决定结婚。1926年10月23日,两人在第五大道的长老会教堂举行了婚礼。婚后两人住进了霍华德出资为他们租的西55街55号的曼哈顿公寓。在霍华德的资助下,泰勒夫妇到欧洲进行了蜜月旅行,弗朗西斯还趁机在欧洲各地搜寻名贵油画,运回纽约充实画廊。

  返回伦敦后,两人搬到汉普斯特德。不过,萨拉似乎不喜欢这个新家,她在日记中写道:

  “那些郁金香高达三英尺,仿佛唯恐被人忽视。还有紫罗兰、‘烈焰冲天’的金鱼草、深红色的桂竹香。这不过是个寻常的花园。”

  就是在这里,他们拥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1929年,他们的第一个孩子降生了,是一个非常可爱的男孩,夫妇俩给他起名霍华德,借此表达对姨父的感激。三年后,霍华德有了妹妹伊丽莎白。不管怎么看,这都是一个富足、美满、温暖的家庭。而维克多卡扎莱特(Victor Cazalet)的到来,让这个家庭多了几分不可思议。

  维克多是一位富有的艺术品收藏者,同时也是一名政客。一个闲散的午后,他走进弗朗西斯的画廊,一口气买下了三幅名画。而用维克多的政敌们的话说,他还“买下了弗朗西斯”,因为自那天起,他们几乎形影不离,直到“二战”爆发才被迫分开。

  融入泰勒家后,维克多对萨拉也很迷恋,于是,他同时拥有了泰勒夫妇。那时,伊丽莎白还没有出生。在维克多的帮助下,弗朗西斯和萨拉结识了很多政治家、文学家、明星和当权贵族,演员劳伦斯奥利弗(Laurence Olivier)就是其中之一。维克多和泰勒夫妇的密切交往引其很多人的关注,上流社会对此流言颇多。维克多的妹妹西尔玛卡扎莱特-凯依尔(Thelma Cazalet-Keir)也知道这件事,但她不仅没有干预哥哥与泰勒夫妇的交往,后来还成了伊丽莎白的教母。

  1954年,萨拉在为女性杂志《麦考尔》供稿时描述了伊丽莎白的出生,“那个宝贵的包袱被放到了我胳膊里,刹那间,我的心就安静了。她是我见过的最精致的婴儿。她的头发又黑又长,耳边还留有少许绒毛。她的鼻子仿佛上翘的小按钮,小脸儿紧皱,似乎这个世界还没向她敞开。”很显然,这与事实相去甚远。萨拉还说伊丽莎白出生十天后才睁开眼睛。但西尔玛卡扎莱特却说,伊丽莎白出生后的第二天,眼睛就已经睁得大大的了,非常澄澈。她甚至觉得,这个小姑娘绝对是维克多的孩子,因此应该叫伊丽莎白泰勒卡扎莱特。

  伊丽莎白是在蓝领密集的亨登区进行出生登记的,紧邻亨登区的是一个高档社区汉普斯特德区。多年以后,伊丽莎白坚称自己出生于汉普斯特德区,她当时的丈夫伯顿开玩笑地说道:“亲爱的,你不过是个生在亨登区的穷女孩。”当然,事实上她并不穷。

  在维克多的百般宠爱下,伊丽莎白过着小公主般的生活。维克多经常送她贵重的礼物。很多时候,他比弗朗西斯更称职。伊丽莎白3岁时突然生了一场大病。维克多得知后,冒着大雨驱车九十英里去看她,并日夜守在床边,亲自照顾她。据传记作家罗伯特说,维克多把政务和生意全都抛诸脑后,陪了伊丽莎白整整三周,因此和她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维克多还送了一处房产给伊丽莎白。这座宅邸靠近肯特郡,是16世纪的建筑。房子共有十四个房间,周围还有三千英亩的庄园。伊丽莎白的窗口常有燕子驻足,因而维克多把房子命名为“小燕子”。

责任编辑:admin